如何看待中国电信这些年来的发展

邹磊

  进入90年代以来,我国电信以全球最快的速度获得了惊人的增长,
极大地提高了我国的普遍接入和服务水平,根本上改善了我国电信服
务的环境。这几年的大发展,是改革开放的结果,是中国电信全体员
工、技术专家共同努力的结果,是大胆采用高新技术推动发展的结果。

  进入90年代以来,我国电信业以平均每年44%的速度高速增长。
九年来公用电信网的总资产增加30倍,达到6000多亿元,国有资产迅
速增值。1998年投资1700亿元,新增固定电话网用户1800万户、移动
电话用户1100万户,相当于一年新建了两个印度电信网。九年间电话
普及率由1%提高到10%以上,是世界上跨过这个阶段花费时间最短的
国家。同时通信网的技术水平迅速提高,用很短的时间实现了从模拟
技术向数字技术的更新换代,各种通信与信息新业务发展迅速。

  短短几年中,就将我国由极为落后的通信基础设施改变成网上设
备最先进的世界第二大通信网络。这几年的发展,是改革开放的结果,
是中国电信全体员工、技术专家共同努力的结果,是大胆采用高新技
术推动发展的结果。

  中国电信在实现企业经济效益的同时也实现了较好的社会效益。
对国民经济的健康成长和维持国家金融环境的稳定作出卓越贡献。

  社会和经济的发展必须电信先行,且发展比例为国民经济速度的
2-3倍,这些年的经济发展得益于电信、能源的开路先锋;其次,邮
电增加值是GDP的重要组成部分,它的增长直接促进GDP的增长。在
GDP的新增部分中,邮电增加值的贡献率在逐步提高,由1994年的1.
33%升至1998年的5%。可见,电信业对国民经济增长是有着卓越贡献
的;第三,电信大发展,在金融上是良性循环,三千亿的资金运转,
为国内抵御金融风波起到了稳固作用。对银行来讲,没有哪几个企业
能够像邮电这样是大量贷款经营而又是良性循环的;第四,中国电信
已成为国家财政收入的一个重要来源;第五,通信基础设施投资是国
家基础设施投资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加大固定资产投资是国家扩大
内需的基本经济政策之一,1999年通信产业计划固定资产总投资
1896亿元,对拉动通信制造业、电子产业、建筑业等相关行业的健康
发展将起到积极作用。

  过去电信的飞速发展的成绩是在国家赋予的专营条件下,依靠科
学管理和宏观政策指导下取得的。

  国家专营是以提高电信接入水平,改善人民生活为目的的社会行
为。在科学、有效的管理下,我国电信事业获得飞速发展。国家专营
所获得的收支差额,全部用于东西部交叉补贴和改善农村地区的通信
建设。

  整个西半部中国的电信运营都是亏损的,靠的是国家的东西部交
叉补贴。现在,就连西藏也是光缆、卫星、程控、大哥大。新铺设的
“兰西拉光缆”,80%处在海拔4000米以上的地带,人口稀少,经济
不发达,根本谈不上经济效益,但对加快西部的发展和维护国家主权、
领土完整有好处。农话也是亏损的,中国电信提出2000年实现“村村
通电话”,这是只有在国家专营的前提下才能实现的目标。

  拿中国和印度相比,两国在人口、人均收入、经济发展速度都极
为接近,中印分别于1993年、1994年主线普及率突破1%,此后中国一
直实行政府专营,而印度分别于1995年、1997年开放移动通信业务市
场和基本电信业务市场。结果到1998年底,中国主线普及率已超过6%,
而印度却不足2%。印度电信发展慢的两个根本原因,一是过早的竞争
导致服务价格下降,从而大幅降低了运营商的利润,新老运营商都没
有资金用于新网络的建设,只好通过信贷,但信贷又带来了高昂的资
金成本;另一个原因是新老运营商都不愿意投资落后地区的通信建设,
因为是亏本的。所以说,在通信水平并不发达的国家,实行政府专营
是有好处的,当电信达到一定水平时,再引进竞争和开放市场才是有
利的。尽管西方国家一再鼓吹市场开放对改善服务的好处,但是我们
必须看到西方国家希望打开发展中国家电信市场攫取高额利润的本质。

  中国电信这几年的发展,带动了大批国内的通信、电子产业的发
展,对国产设备大量采用,刺激和扶持了国内的整体技术进步。中国
电信和国内制造业休戚相关、风雨同舟、相依相伴的伙伴关系是抵御
外来冲击的根本所在。

  电信这几年的高速发展直接带动了大批国内通信、电子产业的发
展。可以说,没有中国电信,也就没有“巨大中华”等民族工业。到
1998年底,中国电信95%以上的程控交换机来源于国内制造商,固定
资产总投资中有900亿元(占60%)用于购买国内生产的通信产品。预
计到2000年,中国电信的移动通信设备将有50%以上来自国内制造商。
所有这一切都证明,中国电信是真正采取实际措施保护和支持国内制
造业的。

  另一方面,国内通信制造业技术上的不断进步,也推动电信运营
业的发展。正是国内自主产权技术的长足进步和挑战,才使国外厂商
不得不在中国市场大幅降价(现在国外厂商在中国的价格几乎是其在
全球市场的最低价,是十年前的十分之一),降低了电信业的运营成
本,并使中国电信市场良性发展。也正是国内通信制造业技术上的进
步,才使中国电信在电信业务上逼近甚至超越国外同行。

  随着WTO的进程的加快,我国电信运营业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国内制造业也将遇到巨大的压力。西方国家的产品和资金将来可以长
驱直入,不仅仅是在电信本身。同时,也是图谋在信息通信网上的主
导权,为后面深远的经济以至政治利益服务。面对这样严峻的形势,
我国电信运营业与我国通信制造业只有团结起来,共同探讨和寻求发
展之路,才能一起走过这段困难时期。只要我们一起挺过去,前途将
是一片光明。

  面对机遇,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电信业依然十分弱小。我们与
“知识经济时代”所需具备的人才和经济基础还有较大差距。

  尽管中国电信业几年来获得了高速发展,但是,我们也必须看到,
我国的电信业依然十分弱小,中国电信1998年全年的收入只有1500亿
元,是AT&T全年营业收入的四分之一,我国最大的设备制造商年营业
额也仅相当于朗讯的三十分之一。面对二十一世纪,我国从意识上、
人才储备和经济基础上还与西方国家有较大差距。我国电信业需要全
社会的理解和支持,只要有全国人民的支持,我们有信心迎接这场挑
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