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印象



    98年底,因工作之便去了一趟印度,在新德里工作了近一个月。现在过去已经几年了,但对印度还是有挥之不去的印象,在这里就随便谈谈。

印度航空

    中国没有直飞印度的航班(不过2002年好像开通了),所以去的时候是乘坐的India Air,这趟航线是从东京始发,经香港、新德里,到孟买。我们乘坐的是香港到新德里一段。因为是日本飞印度的航班,所以飞机上的乘务员有一半是日本人。日本的空姐服务态度确实很好,也许他把我们当日本人了,对我们尤其热情,只是她不论讲日语还是英语,我们都听不大懂。下了飞机,我们在机场出口处等接我们车,她误以为我们不知该怎么走,还主动过来给我们讲了半天,不过我们还是没有听懂。
    飞机上点菜还是个大问题,菜单大多数看不懂,还好认识Chicken和Wine,也就马马虎虎吃了两顿。

新德里的出租车

      新德里的车型都是很古老的车型,好像英国早期的车型。印度出租车的后视镜是“长”在车头的,而不是在车窗旁边。


新德里的建筑

    德里分为德里和新德里,德里是老市区,也就是贫民区,全部都是拥挤的底层建筑,类似于深圳的大冲村、上沙村等,楼与楼之间几乎没有空隙。新德里规划的好挺好,尤其是总统府一代。但新德里总体来说没有什么高大建筑,只有几座新建的酒店有二十多层,其余的建筑都属于低层建筑,类似于改革开放以前的中国。
    整个新德里只有一到两座立交桥,交通道路也与中国相差甚远。不过印度的交通还可以,主要路口都是采用环岛式的,塞车的时候不多。

贫民交通

    印度的公交车是没有车窗和车门的,车到站是都不用停的,贫民上车只要一跃就蹦上了车。公交车后面和旁边下部有踩脚的地方,很多贫民并不进到车里,乘车只要扒在车旁边或后面就算乘车了,也不知道需不需要卖车票。
    还有一种蹦蹦车,类似于中国有些城市的残疾人车,靠马达驱动,还有一个米表计算路程,最多可以乘坐八九个人,还比较便宜。
    据说印度人乘火车有很多人是坐在车顶上的,不过我没有看到过。但是他们的铁路线确实全球最长的。


民主


    印度是一个受英国影响较大,现在比较民主的国家。我在的时候,美国与伊拉克还在冲突,有轰炸了一次伊拉克,印度的穆斯林组织游行到美国大使馆示威。我们在酒店阳台上看印度的游行队伍井然有序,颇为壮观。
    但印度有时候也感觉有点过度民主,什么事情,不论大小,都要讨论来讨论去,半天决定不下来,我们看过一部印度电影,还是武打片,但是里面大多数时间都是正义一方的团队在讨论下一步的计划,颇显得有的累赘。


电信

    印度的电话普及率很低,我们在的时候,他们的每百人电话普及率才3部,而同时期中国是9,移动电话就更低了,我几乎没有见到普通百姓有用移动电话的。印度的电话待装时间是三个月,中国已经缩到2周,印度装一部电话要人民币约3000元左右,而同时期中国是800元(现在是100元)。中国与印度电话普及率分别在93、94年突破1%。但是这些年来中国的增长速度非常快,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别呢,印度与中国的GDP差不多,
    GDP增长率都在7%左右,而且印度早就开放电信市场,允许竞争,中国一直是垄断。现在想一想对于落后国家电信市场开放未必是一剂灵丹妙药,市场开放带来的是价格下降,利润减少,没有钱进行在投资,而借贷有会增加资本成本。反而中国垄断发展,迅速积累利润,又迅速再投入,不管怎么说,中国的电信的发展上还是有很大功劳的。所有有些时候想一想,开放未必是好事。


中印关系

    60年代中印在喜马拉雅山发生过战争,那次中印战争中国大获全胜,印军一触即溃,中国差点达到新德里,印度举国上下一片紧张,差点就要迁都,还好中国只是警告印度一下,就撤军了。但是印度一直嫉恨中国。
    印度一直认为他们对中国是有恩的,在周恩来时代和尼赫鲁时代,中印关系曾经达到过高峰。印度一直热心的在中美之间传递口信,并帮助促成了尼克松访华。
    中印关系上还有一个较大的疙瘩就是西藏问题,印度认为西藏历史上一直是他们附属国,中国收复西藏后,达赖喇嘛叛逃到印度,印度对西藏独立一直是不遗余力的支持。现在达赖的大本营设在印度北方与中国接壤的旁遮普邦。
    中国一直支持巴基斯坦,巴基斯坦与印度最早是一个国家,后来英国挑拨宗教冲突,印度的伊斯兰教与印度教水火不容,伊斯兰教徒迁到巴基斯坦独立,原来的巴基斯坦包含现在的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孟加拉国以前称为东巴基斯坦,后来独立。现在巴基斯坦信仰伊斯兰教,印度信仰印度教,在印度仍然有伊斯兰教,但只占不到10%。
    不管两国政府有多大冲突,印度的百姓对中国人还是很友好。他们似乎并不知道中印的敌对状态。


毛泽东在印度的影响

    令人吃惊的是,在印度东部有一个西孟加拉邦,这是一个由共产党执政的省。在那里,主要政党是共产党,他们的一些会议室里面挂的是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毛泽东的画像。


历史

    印度最辉煌的时候都是伊斯兰教统治的时候,这次我们沿着印度黄金旅游线看了印度主要的名胜古迹,几乎都是那一时代的产物。
    莫卧儿王朝修建的泰姬陵是印度最有名的建筑,这是一个美丽的爱情故事,很让人感动。据说泰姬陵的一些花色大理石还是从中国运过去的。


印式英语

    印度英语的发音很地方化,凡是此中带有H的,他们都不发音,如“Thirty”,他们读成“Tirty”,即便是英语很好的人,在印度至少也要一周以上,才能逐步适应印式英语。


歌舞影视

    印度的歌舞影视确实比中国强,印度每年的电影产量比好莱坞都多。但他们的电影太长,要三个小时,印度人非常热衷于看电影,我在印度看过一场电影,当日最后一场电影是晚上九点,但居然全场满座。那场电影叫《China Gate》,拍的还是挺好看的,但讲的是印地语,我是一句也没听懂,但看画面知道个大概,是一个复仇的故事。
    当时最流行的一首歌是《Comma Comma》是电影《China Gate》,演唱者的名字也叫China Gate,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印度女孩。这首歌的MTV在印度所有电视台几乎是天天播映。我离开印度之前曾经专门到处找这首歌的VCD。但是印度还没有用VCD,都是盒带,最后只买到CD。有一此在一家宾馆看到《China Gate》电影的VCD,但是要价太高,合人民币400元,心中不忍,就没有买,谁想到以后竟然在也没有看到有卖这张VCD的,不能不说是一个很大的遗憾。


到处都是中国人

    一直以为中国人去印度观光的不多,没想到在印度碰到很多中国人。在泰姬陵,看到好几批观光的中国人。很多景点的小贩居然会用中文喊价格“5元”、“10元”,说明98年中国人到印度已经比较普及。


导游

    这次我们在印度的全程导游叫Guma,是一个印度人,他的中文讲的非常好,曾经在中国北京(可能是北京大学)留过学。


气候

    印度的气候非常暖和,新德里的纬度与长沙差不多,12月份长沙已经是0度左右,新德里最冷的温度也都十多度。只要穿一件外套即可。12月的新德里街头,晚上到处是露宿街头,席地而睡得乞丐,他们只要铺一张席子,就可以睡觉,居然也没有被冻死的。
    是青藏高原帮了印度的大忙,北方寒流南下时被青藏高原挡住,都吹到中国去了,印度享受的都是印度洋的海风,所以一年四季从来不冷。

乞丐

    印度贫富差距相当大,满街的乞丐。看了印度,才觉得中国好,中国虽然也有很多问题,但是中国整体上来说还是机会平等的,没有明显的阶级。但印度的阶级太明显了。历史上延留下来的种姓制度虽然今天已经不是太明显,但阶级的区别却非常明显。乞丐的后代是不会有好的教育机会的,乞丐的儿子注定就是乞丐。
    印度贫民的家中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房中没有任何家俱,甚至连张床都没有。


婚礼

    印度的婚礼太庞大了,要搞一个星期。我们在新德里还碰到一家婚礼,我们混到婚礼的队伍中还跳了一阵舞,婚礼的双方对我们都很友善。
    印度婚礼开支非常庞大,主要是女方的嫁妆,如果女方嫁妆少的话,婚后会受男方欺负的。据说印度嫁不起女儿,嫁一个女儿是要破产的。所以印度有溺婴的习惯,也就是如果剩下女儿,就把她放到河里淹死。


软件业

    印度南部的班加罗尔被誉为印度的硅谷。软件业密集,本来准备去一趟,后来时间紧张就算了。印度软件业之所以成功,可能与他们母语是英语有关。印度的软件业主要是来料加工,并没有自己的品牌。
    印度软件将来怎么样,我并不看好,可能将来班加罗尔就像80年代广东的制衣业一样,虽然赚到钱了,但是没有树立自己的品牌,到头来还是一场空。


色情杂志

    很难想象,印度之这样一个佛教国家(印度教与佛教类似),居然街头的报摊上到处都是黄色杂志。信仰与现实竟然是如此的和谐。不过新德里好像到没有红灯区。


物价

    印度的物价基本与中国相近,电子类、VCD价格要高的多。普通民用消费品价格与中国一致,如可口可乐一听合人民币3元。
    但印度的洋快餐价格很便宜,肯德基、麦当劳价格是中国的2/3左右,必胜客、达美乐是中国价格的1/2。


饮食

    印度教不吃牛、穆斯林不吃猪,所以印度的餐馆中只有羊肉、鸡肉。印度人自己平时的快餐就是用一张薄饼卷一点土豆沙拉,味道还挺好吃。
    印度有两道传统菜,一个是炸春鸡,一个是羊脾骨。炸春鸡是一种烤鸡,然后切成块,蘸着一种类似于芥末的调料吃。羊脾骨是用土豆煮的羊骨头,味道也是不错。
    在印度,中餐馆不多,正宗的中餐几乎没有。大多数中餐与日餐开到一块儿,所有的中国菜都变成了一种炖菜,根本没有炒菜。大多数中餐馆的菜单都是用两种文字标示,一种是英语,另一种是类似于拼音的注音,所以可以通过他读出。例如点菜假如你不知道英文名的话,可以用中文点,如“饺子”“春卷”,你只要发类似于“jiaozi”“chunjiuan”,侍者一般也听的懂。
    中国大使馆旁边有一家稍微正宗的中餐馆,里面居然还有火锅,我们几乎天天过去吃。餐馆里有一位侍者是尼泊尔人,但讲了一口标准的四川话,我们讲四川话他听的懂,讲普通话他就听不懂。原来他在四川打过两年工,所以学过四川话。


邹磊

2002年4月